天哪,摄影师真是有趣的一帮人。不久之前,我无意中在一个摄影论坛发现了发现了这样一个帖子:有人问是不是只有他拒绝将自己的套机借给朋友?跟帖的人中,绝大多数的答案是“不!我从来没有借过相机和镜头给任何人!“这样一派人绝对不在少数。

他们的反应一般是直截了当的拒绝,不带任何特殊情况的考虑。有一个家伙竟然夸张禁止他的妻子触摸他的相机,更不用说使用它们了。我坐在那里,瞪着眼睛开始怀疑这个世界,之后赶紧去找了一些可爱的小狗小猫的照片,以提醒自己:我们所生活的世界绝不是这样一个令人沮丧、心胸狭窄的地方。

小狗和小猫治愈了我,这件事很快也就被我遗忘了。直到这个星期,另外两件事让我重新回忆起这个帖子中关于占有欲的讨论。

首先,上周四当我在编辑照片时,我四岁的侄子汤姆悄悄的走进房间,问我他是否能够借用我的相机拍一些照片?我很高兴这么小的孩子会对相机感兴趣,于是我欢欣鼓舞地从座位上跳起来准备把相机拿给他。

我将数码单反相机调到自动模式(毕竟他只有四岁),然后告诉他,他可以拿着相机和我一起出去走走,但不能脱离我的视线。接下来,我教他如何用取景器取景,摁哪个按钮拍照,把相机挂在他的脖子上之后,我们就出门开始了探索之路。20分钟后,他拍摄了妈妈、爸爸、大姐姐、我,和狗。他为自己感到非常的骄傲。

四岁的Tom拍摄

四岁的Tom拍摄

同时,他的姐姐失去了充当模特的兴趣,并吵着也要一展身手。

于是我把同样的规则告诉了她,除了和弟弟一样拍摄了家人的照片以外,她还拍了一些自己和花园里的植物的照片。

六岁的乔治娅拍摄

六岁的乔治娅拍摄

在一个半小时内,我促使两个孩子对摄影产生了兴趣。如果我是狂热的器材控,怕是绝对不会给机会让两个手指黏糊糊的小鬼接触我的相机。那他们将如何有机会体验到摄影的兴奋?如何有机会和别人分享他们看待世界的方式和角度?是的,我向他们提出了一些使用相机的基本要求,我承认在借给他们相机之前,我也考虑了一会关于他们弄坏相机的可能性。但我可以向你保证,看着他们享受摄影的过程所带给我的温暖和成就感,远远超出借出相机时的那点神经过敏和不安。这是他们学习摄影的机会,我们不该自私地剥夺他们这样的机会。

(从心理学家的角度来说,让孩子们接触珍贵和脆弱的物品也可以让他们学会如何欣赏和妥善对待它们,这里我就不深入讨论了。)

另一件事是,上周六的晚上,我收到一条Twitter消息,有一位女士想要购买她的第一台单反,并且想从我这里得到一些建议。我没有在器材方面给她介绍太多,只是大概地给她讲解了一些基础常识。之后,我向她提出了一些实用的建议,例如亲手去感受每一台你想要购买的相机。它应该让你感觉很舒服,你需要想象自己走出去使用它、享受它的感受。摄影意味着享受乐趣,毕竟当你拿着刚买的60D拍了几个星期以后,才发觉它让你的手腕疼痛不已,这时候已经晚了。

如果你想购买某一台相机,最好事先打听一下身边是否有人已经拥有它,并且诚恳地请求他\她,你是否可以试用一下以确定它是否适合你。事实上,我通常会建议大家考虑将器材预算投资在你的朋友和家人都会使用的同一套器材系统中。如果你是一个值得信任和尊重的人,你就有机会和同器材体系的朋友交换其他各种有趣的装备,这样非常有助于个人器材库储藏的增长。

当你刚刚起步,你的资源——经济上和物质上——都很有限,上面所说的交换器材对你来说就尤其重要。几年后,它仍然是非常有用的。去年夏天,当发现我的器材和影棚里的某些照明设备不兼容时,另外一位同行的摄影师慷慨地将他的器材借给了我,他简直就是救我于水深火热之中。如果没有他的信任和慷慨,我绝对没有可能完成预定的拍摄。我至今仍然非常感激他,如果他在任何时候有相似的需求,我也肯定会施以援手。

有些人会以为我太傻以至于随意出借相机给任何人,并且毫不考虑他们会如何对待它,那么你放心好了,我还没有那么疯狂。我的器材们确实都在保,但是我也没习惯从事保险诈骗。(你也应该为你的器材投保,如果没有,马上去办一个。)当然,如果我自己也需要用到这套器材时,无论谁想借用它,我也不得不提出拒绝。但在生活中总是有一些舍和得的特殊情况;如果我认为跟我借装备的人会尊重我的器材,绝不会让我在莫斯赛德的典当铺或者泰晤士河的河底见到它们,那么我会很高兴借出它们。不为别的原因,因为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可能也需要他们的帮助。

相机是不可思议的东西。同时也是昂贵的东西。但是,他们只是:东西。

在“光+摄像头=照片”的公式里,有一个关键要素:它的使用者——摄影师。我们不能交换我们的创造力,我们不能交换自己,但我们可以交换我们的相机。所以,为什么不能多一点付出?借出相机也不会掉肉,对吗?

发表评论(0条评论) 查看全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