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堀是为AV选女主角的面试官,有三十年经验,看过上万个想拍AV的裸女胴体。如果没有他,就不会有这些年来观众们耳熟能详的夕树舞子、小泽圆和松岛枫。听上去真是让人妒忌的职业。“只能看,不许碰,有什么好?”六十二岁的小堀一脸木讷,让人想起尼采那句:人类的痛苦,莫过于在大海中渴死。

31

“是要拍我的祼体吗?”山城小姐问。

“有劳了。”小堀芳一说。

山城,二十九岁,平日在医院食堂里掌厨,右手前臂被蒸气烫伤,白晳皮肤上有一块死皮。

她想拍AV,此刻一丝不挂。

小堀是面试官,为AV选女角,有三十年经验,看过上万个想拍AV的裸女胴体。

如果没有他,就不会有这些年来观众们耳熟能详的夕树舞子、小泽圆和松岛枫。

“可以把胸部再夹紧一点吗?”小堀问。

“是这样吗?”小城交叉双手。

小堀干巴巴的指头按下快门,傻瓜相机咔嚓一声,又一位女士全裸入镜。

仪式完毕,记者问:“你这职业,太招人妒忌了吧?”

“只能看,不许碰,有什么好?如果可以碰,或许不错。”六十二岁的小堀一脸木讷,把相机收好,让人想起尼采那句:人类的痛苦,莫过于在大海中渴死。

32

33

34

面试地点在Alice Japan的东京办公室,Alice Japan是日本三大AV制作公司之一,小堀是金牌面试官,每周有好几个女面试者求见,听候他发落工作。

时间回到去年二月,山城小姐在东京街头被模特儿公司相中。她本来想做时装杂志模特儿赚外快,公司老板却游说她拍AV。

35

“在医院工作,每月拿二十万日圆(约两万港元),勉强够生活,但我想多赚钱,环游世界,就试一下吧。”山城说。当红的AV女优,片酬可达一百五万日圆。

山城已拍过五部AV,但是演的都是配角,心有不甘。这次约见小堀,希望获得赏识,下部让她担当主角。

36

“年纪最大的对象是四十五岁吗?”小堀拿着山城填妥的问卷,问道。面试的女人都要填一份问卷,除身高体重一类基本资料外,还要回答诸如“喜欢什么姿势”、“最多一夜几次高潮”、“特别性癖”等。

“对,那时二十七岁。”山城说,那是有妇之夫,维持了一年,算是他维持最长的一段关系,也许突围心切,山城说想拍一女三男的桥段。“但希望对手不是肥佬。”这句似是真话。

37

话说完了,小堀拿相机,山城脱衣服,双方都知道,对话是放松心情的门面工夫,一个女优的前途,还是决定在身材与脸蛋。“日本人还是比较喜欢大胸的女优。”小堀说。

38

光溜溜的山城依小堀吩咐,俯身翘臀,笑咪咪的,表情自然,像穿着衣服一样。几个小时前,他还在医院大汗淋漓地煮着大锅饭,也许还很体贴地问病人:饭菜对胃口吗?

39

山城离开了,记者问小堀:“她有机会当女优吗?(个人发展)”

“或许比较难,外形一般,如果拍人妻系列,又太年轻了。”

“那等过几年成熟点吧。”记者附和道。

40

小堀安排工作兼管理片酬,女优都想交他这个朋友。曾经有个女人,在面试间俯身拉下小堀裤链,但小堀还是把持住,拒绝了。“如果和那些女人发生关系,事情张扬出去,我就没饭吃了。”

41

42

难道真的没有理性失守的时候吗?“在这个行业,超过三十年的面试官,只有我一人,有好些后辈,因为占了便宜,丢了工作。钱和女人,是人性的欲求,很难抗拒。我看见正妹,唯有多拍几张。”面试官私下不与女优见面,AV拍完,从此相忘于江湖。

43

44

小堀说,旧时的女优拍AV,多为还债,现在有很多是兼职赚外快,但无论哪个年代的女优,都是背着家人干这行。“很多女孩的资料未必真实,我理解,她们只想保护自己,所以我也不会当面戳破。曾有一对父母,踩上他办公室对峙,要制作公司回收女儿的AV。我说,‘不可能回收,顶多卖光了,不再加印就是。’”

45

46

面试官不怕女优身体造假,最怕他们用假证。“我见过一个女孩,后来才知道,她当时用了姐姐的身份证,她根本不足十八岁,幸好没有用她。在日本,每隔三四年,就有一家制作公司,因为找了未成年女孩拍摄而被查封。”
47

48

小堀已婚,女儿三十多岁,也已成家。女儿懂事后,不满老爸与那样的人合作。“我对她说,我们能够生活,也是多亏那些女人。”后来小堀找来艺人和女优跟女儿交朋友,女儿才开始接受老爸的工作。

干了三十年,还喜欢看AV吗?“看,但不看自家公司的。”喜好呢?“我喜欢大胸、成熟的女优。”小堀在东京近郊一个月租金三万日元的保险柜里面,装满了漫画、玩具和AV等珍藏,哪天感觉老了,便过去看看。

49

50

51

52

53

via hupu

发表评论(0条评论) 查看全部回复